您當前所在的位置: 首頁 -> 原創天地 -> 正文

院子,葡萄,她

發佈日期:2020-12-14  作者:郭心雨 外國語學部 點擊量:

我總是做一個夢,夢中的她站在院中葡萄藤下,強烈的光照射着她,在她身後投下陰影。

不知怎的,回想起那時的時光,眼前看到的只是昏黃的影像,像八九十年代的老照片,沒有多餘的色彩。記得當時睜開眼看到的只是一片黑暗,因為堂屋很暗,只有兩扇窗,一扇不知為何封死了,另一扇對着一間更加漆黑的雜貨屋,所以總是伸手不見五指,我卻不願開燈,因為拉開那昏黃的燈,似乎更加昏暗了。

姥姥總是對我説不要到那間雜貨屋裏亂逛,我卻發現了什麼不可告人的祕密一般興奮。終於有一天,我趁着姥姥在天井的大瓷缸前蹲着洗菜時,偷偷地溜進了那間屋。並沒有想象中的那麼黑,也沒有想象中的那麼恐怖,我曾經幻想裏面有蹦跳的殭屍,一進去就會被掐住脖子,動彈不得。或許,那只是一間雜貨屋吧,我離開了,只是瀰漫起的塵土模糊了我的眼。

姥姥和姥爺經營着一間雜貨鋪,雜七雜八什麼東西都賣,我一次還在櫃子上找到了不知什麼年代的鏽跡斑斑的銅錢。姥姥沒念過書,也不識字,但姥爺卻很放心地讓她在自己去村後小河溝打水時看着小店。算大賬她倒算得很準,可一些五毛兩毛的小賬她卻算不準了,於是她就叫我算,我掰着手指頭半天算不出來,於是她就從小窗伸出頭去,對着窗下流着鼻涕的小孩子説:“拿去吧,不要錢了。”

然而,我對於她的種種記憶中,最濃厚的還是那院子和那葡萄。

姥姥門前有一個很大的院子,姥姥以前在上面白菜種豆角種蘿蔔……不過後來姥爺在院子劃了很大一塊地蓋了一間燒水做飯存柴火的小屋,於是姥姥的院子就小了。那天,姥姥問我想種什麼,我説我想種葡萄,姥姥説:“好,那我們就種葡萄。

於是葡萄爬上了架子。我和姥姥每天都去照看葡萄,我也會趁着姥姥給葡萄澆水的功夫,踩在窗前的青石板上踮起腳尖向姥爺要一角錢一包的小零食,姥爺總是探出頭遞給我,還不忘偷偷地告訴我:“別讓你姥姥看見了。”

我總是問姥姥什麼時候葡萄才會熟,她也總是笑着説等我長大了葡萄就熟了。當時,我拉着她的胳膊説啊啊我好想快點長大,她用她那乾枯開裂的手指戳着我的腦袋,“你長大了,我就老了。”“那我就不要長大了,我想要您陪我一輩子。”然後她就笑了,乾枯的手拂過我的頭髮,發出沙沙的響聲,“你媽媽都不能陪你一輩子,你還指望我陪你?”

於是葡萄熟了,我也不用踮起腳去接姥爺遞過來的零食,她也真的老了。那時候,她總是一手拉着我,另一隻手扶住腿以便撐起整個身子,顫巍巍地和我走到葡萄架下,她艱難地撐起上身為我摘了一串葡萄,在小水塘裏洗淨遞給我,小水塘裏有蚊子的幼蟲,它們扭轉着自己的身體,像是在跳舞。那時我一邊吃着葡萄一邊問她:“姥姥,你會陪我一輩子吧?”她卻不説話了,於是我也就沉默了。

於是我終於長大了,她卻也垮了。於是舅舅打算接她到南京生活,那裏風景好、水好、醫療條件也好,總之比這裏的一切都要好,她卻不願意走了,但最終還是被車帶走了。

後來的後來,姥姥的房子被拆了,伴隨着我童年的記憶一起倒塌了我聽説姥姥最近身體也還硬朗,但不知怎的,總是心神不寧。

我想,我一定要牢牢地抓住她,不要讓光和黑暗把她吞沒。

分享到:

下一條:今秋

熱點新聞

熱點專題